命名五花八門——領導小組、協調小組、委員會、指揮部、辦公室;時間自主掌控——常設型、階段型、臨時型;涵蓋行業廣泛——足療保健、鏟除豚草、西瓜辦、饅頭辦、生豬辦……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開展以來,全國一次性減少13萬個各類領導小組和議事協調機構。(10月23日《北京晨報》)
  西瓜辦、饅頭辦的歷史由來已久,公眾也對有關部門疊床架屋的臨時機構設置詬病已久,但沒有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所帶來的契機,雖然已經過多地干涉市場的自由發展,但牽扯到諸多的地方政府的部門利益,饅頭辦們還不好清理掉。故而,從個別省份動輒大幾千上萬的裁撤幅度來看,這一輪簡政放權的改革是動了真格的。
  過去這些臨時機構一夜之間如雨後春筍般設置起來,如今又好像“運動”式地被清理掉,足以折射這些機構存在的法理依據可能不怎麼站得住腳,設置、運行、退出機制都不完善,也沒有明確的法律法規來規範它們的運轉。這就埋下了一個隱患,過去設置得容易,現在清理掉也容易,那麼以後重新設立或者換一個“馬甲”再橫空出世會不會也不難呢?
  人們常說要把公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緣何?就因為不受制度馴服的公權力有自我擴張的原動力,更因為掌權官員的天然自利性。早在2001年,鄭州市饅頭辦與下屬區饅頭辦系統內部就為了利益分配不均而鬧得不可開交,如今把這些特殊利益統統取消,牽動的利益之大可想而知。
  而除了牽扯到利益,實際的工作需要也給此類機構的“死灰復燃”帶來藉口。比如,河南新鄉今年被清理合併的臨時機構中,有一個叫“信息化工作領導小組”,早在2005年4月就被撤銷,但該年12月,新鄉市政府又重新發文成立。行政工作中,確實有些工作需要整合多部門的力量來統籌安排,此類臨時機構裁撤掉所遺留下來的行政管理和公共服務空檔,也是需要有關方面對接好的,否則也偏離了裁撤臨時機構、提高效率的初衷。
  總之,機構設置是形式上的東西,機構改革的核心其實在於實際職能上的改革。這也決定了“物理”裁撤臨時機構遠遠不夠,關鍵是對這些機構的原先所承擔職能來個理性分析、“化學”優化整合。隨著多餘機構裁撤,也該用制度徹底斬斷權力擴張的可能。做到精簡政府機構,同時不給相關單位留下做“甩手掌柜”的機制漏洞。
  文/林旻煜
  
  (辣味時評,一掃就行!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  (原標題:饅頭辦,不能一撤了之)
創作者介紹

傢俱收納

dh13dhzt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