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深圳聘任制公務員改革再遭質疑。據報道,深圳試點公務員分類改革幾年來,聘任制公務員超過3200名,但無一人被解聘。有人據此判斷,深圳聘任制公務員的考核機制在走形式。如郭雙年的《無人下崗的公務員改革是穿新鞋走老路》就斷言,“如果深圳對所聘人員進行嚴格考核,必然會有人不合格”,深圳的公務員改革是“典型的換湯不換藥”。知風的《洗洗睡吧,別“誤讀”了公務員分類改革》,擔憂公務員分類改革是借權力而自肥,敬告大家不要對公務員下崗過於期待。
  應該說,輿論對深圳聘任制公務員改革有質疑,出發點都是好的,都希望改革能動真格、見實效,真正讓公務員隊伍實現優勝劣汰,能者上庸者下,避免出現人浮於事、屍位素餐的現象。但僅因為3200名聘任制公務員“零淘汰”,就據此判斷深圳聘任制公務員改革是穿新鞋走老路,筆者以為不妥。筆者以為,當放寬評價聘任制公務員改革成效的視野。
  首先,從時間上來看,深圳開始試水聘任制公務員始於2007年,當時僅招錄41名聘任制公務員,此舉在廣東、全國都屬首創。2010年前,深圳僅招錄兩批聘任制公務員,人數不多。深圳大批量公開招聘聘任制公務員是在2010年以後,首次聘期3年,現剛過首聘期,時間較短,未出現被辭退者,極有可能。按現行公務員法規定,“在年度考核中,連續兩年被確定為不稱職的,予以辭退”。這批聘任制公務員入職僅三年多,第一年屬於試用期,從第二年起單位才對其考核,從常理上來講,不太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連續兩年被確定為不稱職。
  有人會問,難道這3200人當中就沒有一個孬種?這些人的素質真有那麼高嗎?筆者以為,從深圳聘任制公務員的招錄情況來看,極有可能。要想成為深圳的一名聘任制公務員,首先必須通過激烈的筆試,報考比例往往高達幾十、幾百甚至上千比一,相信大家對此也早有耳聞。考生憑成績好壞進入面試,面試比例一般是3:1至5:1。面試時,考生隨機抽簽選取考場,考官由市公務員局從全市近5000人的面試考官中人篩選出來,直到面試前一天,考官們才得知自己被選中參與招錄面試。也就是說,靠關係,靠“拼爹”,極難考上聘任制公務員,只有憑自己的實力。經過如此嚴格的考試而被挑選出來的聘任制公務員,其素質應該不會差到哪裡去。
  其次,這些聘任制公務員入職時間尚短,不太可能擔任領導職務,在單位里往往從事最基層的工作,以這些人的能力,做好日常性的基礎工作,即使算不上優秀,但做到稱職應該不難。此外,由於手中職權極小,利用權力貪腐的可能性較小,即使想犯重大錯誤,恐怕也沒那個資本。
  實際上,深圳實施聘任制公務員改革以來,普通公務員早已褪去其華麗的外衣,光環不再,越來越成為一份能進能出的普通工作。自2007年深圳試點招收聘任制公務員以來,雖無被辭退者,卻有20餘位因自身意願主動辭職,另謀高就,“鐵飯碗”的吸引力遠非大家想象的那麼大。目前,深圳新進公務員的工資在7500左右,且增長緩慢,相較於深圳動輒兩三萬以上的房價,已屬杯水車薪。新進的公務員一律實行聘任制,跟企業一樣簽訂勞動合同,購買社會養老保險。同時,深圳針對聘任制公務員推出了年金制。根據政策,聘任制公務員退休後每月能拿到約6000元退休金,相對於委任制公務員而言,聘任制公務員的養老待遇已差了一大截。政府不像以往那樣,對這些聘任制公務員一包到底,財政對聘任制公務員的養老負擔也將大幅下降。
  不可否認,3200名聘任制公務員“零淘汰”,與當前的考核流於形式不無關係,但這不僅是聘任制公務員考核中特有的問題,而是整個公務員考核所面臨的困境。據國家公務員局2011年公佈的數據,自2006年公務員法實施以來,全國5年來僅辭退了4778人,相較於600多萬公務員這一龐大基數,稱為“零淘汰”也不太為過。公務員的考核制度當然要改革,但如果僅盯著深圳新進的這3200名聘任制公務員不放,是不是又有失公平呢?委任制公務員與聘任制公務員應當同等對待,不能因為頂著個委任制的名號,就可以理所當然不被改革。
  有人會問,一個人都沒解聘,那聘任制公務員改革又有什麼成效呢?筆者以為,短期內不能以解聘人數的多少來評判聘任制公務員改革的成敗。如果短期內有大量聘任制公務員被解聘,這反倒不正常——這麼嚴格的筆試、面試,還招來那麼多次品,只能說明招錄在設計上就有重大缺陷。當然,從長遠來看,聘任制公務員不能始終是“零淘汰”,要儘快摸索,形成一個優勝劣汰的良性機制。
  其實,深圳的公務員改革一直在穩步推進,深圳的聘任制和委任制公務員全部被分成了3類:行政執法類、綜合管理類、專業技術類。簡單地說,三大類公務員實行不同的職務序列和薪酬制度,建立各自獨立的職業發展通道,有利於緩解公務員晉升中普遍面臨的“天花板”難題。同時,聘任制公務員實行合同制,用人單位與聘任制公務員按自願協商簽訂合同。首聘3年,續聘5年,聘滿10年方可簽為無固定期限聘任合同。雖說目前沒有解聘,但多少也讓聘任制公務員有一種危機感,至少單位有解聘他們的可能——不好好工作,頭上懸著的這把達摩克利斯之劍不知何時就會掉下來。
  同時,深圳聘任制公務員實行職業年金制,也給聘任制公務員的退出提供了一定保障。要不然在體制內做到三四十歲的聘任制公務員,凈身出戶,重新開始,相信沒幾個人有這樣的膽子。職業年金在一定程度上解決了聘任制公務員下海的後顧之憂,不至於讓人產生非賴在體制內不可的想法。隨著公務員待遇的陽光化,將會有越來越多體制內的公務員主動下海,能進能出的渠道被打通,聘任制公務員改革的成效將逐步顯現。
  因此,我們大可以耐心一點,放寬評判深圳聘任制公務員改革成效的視野。既看到其不足,也不要一口咬定其改革只不過是“穿新鞋走老路”。“風物長宜放眼量”,深圳聘任制公務員改革畢竟已經邁出了第一步,硬骨頭當然要啃,但也不可能一口就吃成個胖子,慢慢來,才不會被噎著。
  文/唐偉成  (原標題:何不放寬審視聘任制公務員的視野�
創作者介紹

傢俱收納

dh13dhzt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